近日,一些热点城市的热点楼盘短期之内被“秒光”,一些项目甚至出现了数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诚意金”的高门槛。

在抢房的人群中,多少是真正需要住房的刚需人群,多少是重新抬头的炒房一族?跟之前的温州炒房团、山西炒房团相比,现在的投资客,市场真的会给他们获利的空间吗?

深圳666人摇167套房 当天售罄

5月30日,深圳首个公开摇号项目海上世界双玺开盘,购房者参与摇号必须先缴纳500万诚意金,房子总价1600万至6600万不等,选房只给2分钟时间。最终666个人摇167套房,并于当天全部售罄。

有人曾在两年前考察过招商双玺项目,当时该项目首期价格还未定,据销售员介绍大概在12万元/平方米以上。而当时,深圳正是房价暴涨阶段。股票市场飘红、科技型企业纷纷落户、互联网加的浪潮余温效应,都使深圳房价领跑一线城市,北上广深转变为北上深广就在那时。而销售员告诉记者,项目价格还没有最终定,但是很多慕名的买房人已经提前预订了大多数房源。

当时样板间没有开放,但从前不久抢房新闻中得知,该项目三期无论是建筑质量、园林景观、智能家居、车位配比、挑空大堂、品牌家装、五大会所,都具备了前两期的条件,足以想象项目首期的产品力。

能让上千人去抢5000万豪宅,仅仅靠产品是不足以支撑的,当人们看到项目的外景,就不意外它的被抢原因了。项目东临深圳湾,南临滨海长廊及一望无垠的深圳湾海景,西靠海上女娲滨海公园、文化艺术中心、希尔顿酒店,北靠环船广场,远观大南山,背山面海,城市环抱……8万元/平方米,是此次抢购的房源中最便宜的。而一二期二手房报价则在13万/平方米。

这样的“景观”在其他城市也有上演

5月25日,杭州两大红盘华夏四季和融信澜天启动摇号登记,并要求验资冻结存款。一位98岁老奶奶亲自上阵摇号,而一位女性购房者由于体力不支,在排队时昏倒。据了解,这两个楼盘最终参与摇号人数近两万人,冻结资金300亿。98岁老奶奶亲自上阵的华夏四季,限价26000元/平方米。而距离华夏四季直线距离仅两公里的二手楼盘万科西庐,单价已达52000元。

5月28日,成都某楼盘通过摇号审核的购房人数高达6.1万户,创造了摇号以来参与人数的新纪录,而房源仅有1000余套,中签率仅有1.71%。而该项目均价11000元/平方米,算上装修费3000元/平方米,合计14000元/平方米。即使这样,还和周边二手房单价差5000元。

6月1日,南京江北核心区热盘扬子江金茂悦开始登记报名,282套房源共收到8000余人的报名信息,中签率只有3.5%……

5月3日,长沙北辰三角洲开始认筹,均价不到1.2万元/平方米,630套房源吸引了5000多人报名,中签率创长沙新低……

4月23日,上海浦东区的中粮前滩海景壹号开盘,共有3127组认筹客户,抢437套房源,中签率仅14%,刷新上海公证摇号开盘认筹客户量及中签率纪录……

频频出现的摇号买房,被人们戏称为“楼市打新”。与之而来的则是炒房号、茶水费、关系户、假摇号等有违市场原则的丑闻时有发生。

限价限售之下的一、二手房价格倒挂

全国热点城市的“抢房”,大多数都是限价项目,而且无论是位置还是产品,都在该区域内有相当竞争力。大价差面前,谁会不动心?

为了挤压投资需求,谋求住房市场稳定,有关部门用强有力的手段将新建商品房的价格控制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线,包括高价拿地的地王项目。市场上开始出现一二手房价格倒挂,人们看到好产品、好地段的房源远比老旧二手房便宜,定然会趋之若鹜。

前中房集团董事长孟晓苏表示,面对当前局面的房地产市场,他认为应由各地精准施策,同时要大幅度增加住宅供地,才能使楼市保持平稳发展。言下之意,商品房越少就越稀缺,抢房潮就不会停止。

其次,摇号方式产生的购买恐慌。对于全国各地摇号买房产生的种种现象,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摇号选房的背后,是“限价”政策导致一二手房价倒挂现象。“这种新房与二手房价格倒挂的现象将催生投资需求,房地产作为投资产品,一旦限价,就有看得见的利润。很多人抱着‘摇到就赚到’的目的去参与摇号,这种情况下,加入摇号的个体数量会超出有实际居住需求的个体数量,导致买房需求被放大。”张大伟说。

投资非限购区域需警惕前车之鉴

目前,在一些没有限购的城市,品牌开发商的售楼处,一些实际意义上的炒房团已经出现,虽然这些买房人并不承认自己是炒房客。

据长期致力于云南西双版纳房地产营销的孙先生介绍,很多相熟的买房人一起团购房源,但他们的初衷并不是炒房,只要不贬值就可以了。毕竟手中的资金得有去处,目前各种投资渠道都不景气,买度假房,投资兼自住,双向选择。但大多数人还是倾向于未来会出售,否则就不会经常一出手就是好几套。

种种迹象表明,除了云南、丹东等涨幅较大区域出现炒房客的身影,全国不少不限购城市都出现了组团购买的现象。这不得不让人与十几年前的温州炒房团联系起来。

温州炒房团,是从2000年开始温州人在上海、杭州、苏州、厦门、北京等地置业而得名。炒透温州本地楼市后,温州人开始大规模向外扩张,这就有了“温州购房团”。2012年下半年随着经济形势发展,房价不断下跌,温州炒房团才淡出市场,一蹶不振。2015、2016年的房价暴涨,已经鲜见温州炒房团身影。

除了炒房团,炒房客也在此轮调控中遭遇滑铁卢。比如燕郊之鉴。调控之下,2017年以来北京房价跌了15%以上,环京楼市则更惨。燕郊等地房价已经接近腰斩。首尔甜城是燕郊最为有代表性的楼盘,最高时房价接近每平方米4万元。据说链家二手房统计数据显示,3月份首尔甜城的成交均价为2.2万,商 住公寓当初最高近3万,现在才1.3万。